戏,断桥_散文 - 我爱作文

散文

当前位置/ 首页/ 散文/散文/ 正文

戏,断桥

早知道人间有这般滋味,也不枉到江南走一回。

——题记

深宅大院,亭台楼阁。有咿咿呀呀的声音传来。循声而至,戏台上的女子,莲裳青衣,衣袖善善,曼妙身段。听见她在唱:“我本不是凡间女,你妻我本是峨嵋一蛇仙,与青儿来到这西湖边,只为把那千年的恩情还。”

原来,她唱的是《断桥》,难怪如此轻柔婉转。

午后,我坐在图书馆的副仄角落,手捧泛黄的线装《白蛇传》,发黄的故纸中渗透此时的潋滟春阳,风把白色的窗帘吹起,我看见了这分崩离析的阳光透过窗帘明灭的光线。

梁实秋曾写:寂寞是一种清福。而我如今正是在享受这种孤寂的清福,手棒《白蛇传》,不禁思绪万千,我好象又回到了戏中。

白素贞与青儿初来这西湖断桥,风帘翠暮,烟柳画桥。这江南三月,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,雨丝风片。与青儿在湖心亭坐低避雨。近揽这西湖的风光,看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

看那少年信步走来,手挚一把素色油纸伞,伞面描龙绘凤,诗意阑珊,风光如此美好,于是雨伞作媒,用那珠白玉钗,引出了这千年之缘,“断桥相会”,白素贞对许仙唱到“雨过天晴湖山如洗,春风暖暖拂罗衣。”此时的白素贞是温婉娇羞的人间女子。

阳光刺眼,我把窗帘轻拉,图书馆暗下,心里不免有些伤怀,因为已是白素贞被压在雷锋塔下,那雄黄的烈酒如利剑斩断了千年宿缘。偷盗灵芝,水漫金山,千年道行一朝尽散,她依然不悔。在雷锋塔下仍叹然到“才知人生有这般滋味,也不忹在江南走一回。”

戏完,落幕。曲终人散,人走茶凉。

故事最终还是结束了,我合上了《白蛇传》放回了书架,转身,看见了旁边一直默然看书的女孩,素白的脸,黑如锦丝的长发,恍然如隔世。

走出图书馆,道路两旁郁郁葱葱的大树,在耀眼的阳光中投下了稀疏的画线。回去的路却变得分外的长,仿佛永远没有尽头。

这不过是一场戏,而我却怅然所失。想起卫慧的话,她说现实与过往的落拓只隔着一块透明的玻璃。

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。

犹记得江南三月,素贞白衣胜雪。可转眼间,那循循儒雅的兰衣小生却不知却了何处。

千年后的西湖,满眼依然是深深浅浅的绿,山色淡雅而空蒙,柳树倒影在波光荡漾的湖面,芦苇萧萧,芳草芨芨,秀木含烟,亭台楼阁。美丽依然。许仙与白娘子的爱情故事还在传唱着。

后记:我来到这江南。在莺红柳绿,碧波涟漪的三月。我的前世,在这西子湖畔禁锢了千年。而今,我只是寻找故人。

天上人间,这是前世。不,这是今生。

在二零零七年夏,我于断桥,看雷峰夕照。

相关热词搜索: